官方:海外留学生新冠肺炎感染数量和比例总体较低


灾难状态是司法管辖区的首席政府人员(即市长、县法官或州长)的正式声明,称灾难或紧急情况超出了其响应能力。尽管在灾难发生后通常可以解决,但如果灾难“迫在眉睫”,则可以发表灾难状态。各级政府(县、州和联邦)可以调整其灾难状态,但仅对于受灾难影响的区域。因为美国的应急管理部门采取自下而上的应对方式,所以城市将宣布灾难状态,然后是县,然后是州,然后是联邦政府。灾难状态一经发布,便立即记录到公共记录中并分发告知民众。

在美国灾难发生后,无论自然灾害还是新冠肺炎这样的大流行病灾害,民众经常在美国新闻中看到“灾难状态”一词。但是什么是灾难状态呢?灾难状态有哪些不同类型呢?同时宣布灾难状态后有哪些作用呢?一文解读↓

二、樊某,女,18岁,国内住址:北京市丰台区。该患者纽约时间3月26日从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坐韩亚航空OZ221航班,于当地时间3月27日16时55分到达韩国仁川机场。17时38分乘坐CA126航班(北京分流航班),于北京时间18时33分到达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全程均佩戴口罩和手套。樊某入境出关两次体温监测均无异常,在海关健康申报时患者自述有流涕、咽痛等症状,大连海关对其例行新冠病毒核酸采样后,由市急救中心转运至大连市第三人民医院排查。入院查体36.5℃,白细胞正常,肺部有影像学改变。3月28日12时,大连海关报告樊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市、区两级疾控中心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与卫生学处置。当日,市疾控中心再次对其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经省级专家组评估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普通型)。经详细流行病学调查,该患者密切接触者均已追踪到位,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今日美国》例举了诸多美国媒体与政客误导大众的事例,其中参议员汤姆·科顿、保守派电台主持人拉什·林博、白宫前战略家史蒂夫·班农、舆论专栏作家史蒂文·莫舍等各派人士分别通过福克斯新闻台、《纽约邮报》、Vox新闻网等各种平台传播了不实的谣言。

记者从大连市卫生健康委了解到,3月28日,辽宁大连市新增3例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病情稳定。

联邦政府有两种不同的灾难状态。美国通常根据法规遵循类似的计划。美国总统拥有最终权力,可以批准或拒绝各州州长的协助请求。

“没有证据表明该病毒是在中国实验室中产生的。声称病毒是实验室制造的人仅因为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和当地野生动物市场与疫情始发地的地理相近性而已。”《今日美国》为了打破谣言,列举了包括美国罗格斯大学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斯克里普斯研究所以及世界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的采访与文章,详细分析病毒的可能来源。其引用《柳叶刀》的声明指出,动物可能才是新冠肺炎病毒的真正来源:“来自多个国家的科学家已经发表并分析了导致该病的基因,即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的基因组,他们绝大多数认为该冠状病毒起源于野生生物。” 而关于病毒是否人造,埃布赖特也指出:“基于病毒的基因组和特性,没有迹象表明它是一种工程病毒。”

该文章指出,所有新冠肺炎病毒的虚假信息中最突出的一条谣言起源于《华盛顿时报》在一月份发表的一篇文章,称新冠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武汉的一个研究实验室。然而当《今日美国》试图联系文章作者比尔·格茨时,却未得到答复。至此之后,谣言从《华盛顿时报》开始传起,“人们开始在多个社交平台和网络上传播这条或与其相似的阴谋论。”

当灾难超出州和地方政府的响应能力,并且需要长期的恢复援助时,通常会要求签署《重大灾难状态》。《重大灾难状态》仅适用于最严重的情况,在这些情况下,需要最大的帮助才能使整个社会尽可能恢复到灾难前的状态。在《重大灾难宣言》发布后,大多数灾难响应和恢复计划都由各州自己处理。

三、李某,男,19岁,国内住址:大连市金普新区。该患者伦敦时间3月26日从英国伦敦希斯罗国际机场乘坐韩亚航空OZ5223航班,于首尔时间3月27日到达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当日,从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乘坐CZ682航班,于13时25分到达沈阳桃仙国际机场。入境出关时体温监测无异常。沈阳海关对其进行登记、核酸采样后,经机场中转分流,于16时许乘坐专用车“点对点”送至营口,随后换乘大连地区接驳车前往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当日22时许,由专用车“点对点”送至隔离酒店,实施集中隔离观察。患者全程均佩戴医用防护口罩。3月28日沈阳海关通报我市:李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市、区两级疾控中心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与卫生学处置,由市急救中心转送至市级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市疾控中心再次对其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患者入院检查肺部有影像学改变。经省级专家组评估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普通型)。经详细流行病学调查,该患者密切接触者均已追踪到位,并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